您当前位置是: 集团首页 > 职工之家 > 职工园地 > 正文  

拉萨-缘分的天空

  • 作者:杨春燕
  • 审核人:赵龙

  • 阅读次数:
  • 发布时间:2019-01-10

他说:“我问佛,世间为何有这么多的遗憾?”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为什么我们会来这里,只因为你来过,在去西藏以前,对这块离天很近,离俗世喧嚣很远的土地了解甚少,只见过红山之上的布达拉宫巍峨壮丽和大昭寺外那些虔诚朝拜者身体投地,叩首磕头的照片和略微知晓西藏历史上唯一一个不是藏族的达赖,也就是西藏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流传三百多年传奇故事和情诗: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祈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幕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自从我们下了火车,拥抱拉萨的那一刻起,深深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禁不住心灵鸡汤泛滥,暗流涌动。

    在没到拉萨之前,聆听过各种对布达拉宫和大昭寺的神秘之情深意笃的故事。在各种告诫中,最为上当的,要数空军司令部大院苏慧军同学很认真的告诉我在西藏普遍睡不着觉,而且吃了安定都不管用,我对省政府官员的话语丝毫没有怀疑,于是乎连续数天每夜入睡两小时,回南京后方得知苏同学并没有去过西藏,他是听进藏老兵说的,这个听说让我吃亏不小,深夜苦熬瘦身六斤,所以出门旅行一定记得带上安定。为了节省大家的体力和零距离感触高原的圣洁和璞真,我特意将住宿安排在了八廓街的巷子里藏人开的旅店:达夏旅馆。这是一个紧靠着大昭寺的地方,每天早上可以听到晨钟暮鼓,可以闻到香炉上神秘桑烟缭绕的味道。进了房间,恍惚间觉得有点异域情调,我顾不得休养生息,放下行装兴冲冲出了巷子。 从旅馆溜达着出得巷子,左手就是一家不大的藏式饭店,供应品种不多,杂酱面、奶茶和各种藏式油炸面点。奶茶五角钱一杯,喝完了续杯的方式很独特,拿着空杯子敲敲桌面,自有拎着大茶壶的侍者来到你的身边续杯,我模仿着藏族同胞,将一枚五角硬币放在空杯子旁边,续杯后五角硬币会被侍者收走,第一次喝到真正没有添加剂的奶茶,清纯不腻人的微甜,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长长的大木桌子上坐满藏族茶客,一大屋子里只有我们几个游客打扮的汉人,藏民三五成群,热闹的谈论着什么,此时的藏语被视为高原上最神圣的语言,我在一旁默默地喝着奶茶,听着音乐一般的声音,幸福从天而降。记得那次我一连喝了三杯,呼吸着满屋子的奶香味儿和油炸食品热烘烘的味道,享受中的自己多么不想离开,转念一想旅馆里躺着的三个同伴,只好去窗口再买四份看似炸酱、黄瓜丝码的齐齐整整,很是诱惑的杂酱面(高原的面条都是无法煮出爽滑可口,略微带有点生炝的困顿。)带回旅馆算作大伙儿的午餐。油炸面点虽然卖相不错,毕恭毕敬地询问他们的面点师傅,得知这些造型各异但统统被炸泡泡的面起子里都搁了盐,好奇归好奇,但终究心虚没敢买,唯恐发生跑肚串稀的事件,也是不甘心,低了头悄悄问下店里正在往嘴里送点心的汉人游客,他摇摇头撇着嘴满口京腔京韵:“忒难吃”!听得我嫣然一乐,放飞了思绪。


  作者简介:杨春燕,汉族,南京人。青岛海军航空大学退伍军人,现就职于南京工业大学,爱好文学艺术,部分作品在《南京日报》发表。微信号ex13376065259ex,手机17701594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