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是: 集团首页 > 职工之家 > 职工园地 > 正文  

日光城,远古的记忆

  • 作者:杨春燕
  • 审核人:赵龙

  • 阅读次数:
  • 发布时间:2019-01-10

黑色的大地我用身体量过,白色的云彩我用手指数过,陡峭山崖我像爬梯子一样攀过,绿油油草原我像读经书一样掀过。这是一首西藏地区流行的民谣,描述了许许多多,远至青海,甘肃,四川,云南,长途跋涉,一步一叩首,合掌于胸前,举至鼻尖、额头,前扑,五体投地,在雪域高原上,以苦行的方式去朝圣的人们,这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民族都是没有的。记得作家毕淑敏曾经这样说:“我在西藏十年时间,似乎什么都不曾做,只是面对冰山发呆,那十年的缺氧,已经把我的脑仁蚀坏了。”这就是青藏高原!这就是藏民的修行!你可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和事物必须仰视。

回到拉萨的第二天一大清早,我们在八廓街广场等待导游引领着进入大昭寺。来西藏之前,就听说过没有到过大昭寺就等于没有去过拉萨,因为历史上先有了大昭寺,后来才有了日光城拉萨。传说尼泊尔赤尊公主、唐朝文成公主各自带来了一尊珍贵的释迦牟尼佛像作为嫁给藏王松赞干布最珍贵的嫁妆,这也是最早进入西藏的佛像,为了供养如此神圣的等身像,松赞干布修建了雪域高原佛教历史上最早的佛教建筑物,也就是大昭寺和小昭寺了。沧桑千年后,大昭寺供奉的就是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  

大昭寺的入口很窄,分左右两边,中间是一道栏杆,左侧通道满满都是朝拜圣地的人,前不见首后不见尾,每个人的手里都持有各种器皿,里面装着酥油,进入寺内好为酥油灯添加酥油,也布施些香火钱,然后把身上所有剩余的钱财投进功德箱,祈求平安祥和。我们几个在巨大静谧的神灵笼罩下,掏光了包里的零钞,于每一个神龛上都敬上自己微薄的心意。在这里,在这个肃穆的时刻,语言都是多余的,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强大。不管你敬畏还是不敬畏,大昭寺的香火一千多年来,从没有熄灭过。佛音低声吟唱,清远又袅袅升腾,一次佛光普照的感觉,从灵魂深处开始慢慢地绽放光彩,幸福在了脸上……

跟随着朝拜的人们,你会神奇的发现,所有朝拜的人都在用手抚摸着这里的一切,一个方形的柱子,居然光滑且无棱无角,厚厚的包浆,黑亮黑亮,再仔细端详和欣赏藏民身上的饱经岁月蹉跎的配饰,暗藏奢华,多价值不菲,它们的主人从何而来,何日还会再来? 我们在佛殿中随着人潮涌动,那些珍贵的佛像、壁画、佛经,以及佛家的器物,看得头晕目眩神迷,实在是不懂它们的世界。走着走着,前面排起了长龙,人们在虔诚无比的用头去膜拜,顶礼释迦牟尼12岁的等身佛像了。  

    走出大昭寺,这才关注到门前那一块块的石板,早已被五体投地的朝圣者所行磕头礼,磨得细腻光滑,坚硬光亮。在燃烧着的浓烈扑鼻的酥油香味中,回神望去,寺内供奉着的万盏酥油灯,是如此的空灵和圣洁,一片金色灿烂的光芒。


   作者简介:杨春燕,汉族,南京人。青岛海军航空大学退伍军人,现就职于南京工业大学,爱好文学艺术,部分作品在《南京日报》发表。微信号ex13376065259ex,手机17701594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