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是: 集团首页 > 职工之家 > 职工园地 > 正文  

笑醉流年

  • 作者:杨春燕
  • 审核人:赵龙

  • 阅读次数:
  • 发布时间:2019-01-10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我们还在紧邻玄武湖畔玄武区三十四中学读书的时候,年级集体活动春游或者秋游的大致地界儿,一般都会选择玄武湖公园或者钟山风景区。十分的难得组织一次长线行动印象深刻,记得是起始于太平门步行至雨花台烈士陵园给烈士们祭奠扫墓,下午原路步行返回,中间跨越三个区,玄武、鼓楼、秦淮然后才是雨花区。当时整个年级的少男少女们热血沸腾,那个年龄也理所当然没有多少里路需要多少体能的概念,自然至今我仍然没有公里数的辨识度,因为不会开车只会坐车,但大家伙还是十分清楚一件事儿,就是这样的考验与红军过雪山草地两万五千里长征路根本无法相比: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在那革命力量大于天,精神素养高于一切的毛泽东时代,吃顿饺子都得美上十天半拉月,若能天天有饺子吃,那一定就是共产主义的理想实现了。 孩子们生活简单清贫快乐的见天儿跟打了鸡血一样,反而身体素质比现在的孩子要好许多,男生女生各个小腰板儿挺得绷直,神清气爽斗志昂扬,没有一个叫苦喊累,自然也没有一个掉队的,这真是一次行军态势的远距离跋涉。

为了保证闺女不饿肚子,咱妈份外心疼,特意给准备好了四块南京地产圆溜溜一层油纸包裹厚厚实实的鸡蛋糕,两毛五一块儿,软软绵绵、金黄油香实乃高规格待遇了,就此幸福许多年。

也就自打那一天开始,发现自己对雨花台地面的各色小石籽儿感了兴趣,中午活动完毕大家伙午餐休息时间里,找捏着根树枝去扒拉沙土,终于找到几颗神奇色彩圆溜溜的石籽,美美的揣在衣服兜里宝一样,这些埋藏在泥土里多少年的石头见证了多少怎样的历史故事谁都不知道,但是自打遇见的这个时刻起,我就烙下了喜爱美石的毛病。诺干岁月流逝的两千年后,一次位于鼓楼的南京工艺美术大楼隆重举行雨花石展览,这才整明白,雨花石也好蛋白石也罢都属于玛瑙石,按照现在的流行文玩语言,那可是没有打磨过的籽料或者水籽料范畴,特别是有寓意的雨花象形石不仅仅占据祖国石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不容置疑且值钱着呢。要说生活就是如此任性,只要遇见,你就是我的,至于是怀念或是相见,没得选择,你都是我的,笑醉流年!

 

 作者简介:杨春燕,女,1965年出生于吉林省吉林市,1982年-1986年青岛海军航空飞行学院服役,1987年南京化工学院校医院护士工作开始于校报发表作品。现于南京工业大学后勤集团邮通中心收发室从事管理工作,擅长作品:随笔、散文、诗歌。